绿色基础设施:为健康城镇化提供生态系统服务
锁秀 深圳市北林苑景观及建筑规划设计院 策划总监
今年5月,国内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各大媒体报道“欧盟出台《绿色基础设施:增强欧洲自然资本》新战略”,鼓励“绿色基础设施”的利用和投资。“绿色基础设施”的理念是指通过自然方式而不是建造昂贵的基础设施来获得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相对于人工设施组成的“灰色基础设施”,它将人工设施和自然环境有机结合起来,利用森林、湿地、绿化带等形成一个人工建筑与自然环境的有机整体,在改善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同时,也提供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当前,我国城镇化率不断提高。截至2012年,我国城市已聚集了51.7%的人口,每年新增常住人口仍有2 000多万,这对城市基础设施转型提升提出重大需求挑战。其实早在2001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城市绿化建设的通知》中即提到:“城市绿化是城市重要的基础设施”,2013年9月《国务院关于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国发〔2013〕36号》中提到“加强生态园林建设,……提升城市绿地汇聚雨水、蓄洪排涝、补充地下水、净化生态等功能。”与传统的基础设施相比,它们是有生命的、有机的、可再生的。我们把它称为“绿色基础设施(Green Infrastructure)”,简称GI。
结合我们目前的国情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现状,要开展绿色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实践,首先要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绿色基础设施,如何回归其自然服务功能,如何将GI发展理念与我们现有的各项工作结合,有几个理解的要点与大家一起分享和讨论:
首先,并不是所有的绿色空间都是绿色基础设施,“具有基础作用”是关键。
20世纪以来,随着石油的流动和人口更快速的增长,城市与大自然开始脱离,现在很多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仍没有意识到我们最终还是要依赖于自然界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生存下去。这就是生态服务的概念——即自然通过提供各种利益诸如空气质量,水质量与供应,土壤保持,以及野生动植物保护,对人类福利有直接的重大的价值意义。
绿色基础设施发挥生态系统服务则是其核心的“基础作用”。“绿色基础设施”概念首次出现美国佛罗里达绿道委员会在1994年的一份土地保护策略报告中,目的就是将自然土地与自然系统的社会价值与功能提升至与灰色基础设施同样的重要级别。
其次,绿色基础设施定义侧重两个方面。一是作为国家的自然生命支持系统,具有自然生态系统功能的、能够维持空气与水环境质量,并能够为人类和野生动物提供多种利益的自然区域和其他开放空间的集合体(本尼迪特和麦马洪(Benedict & McMahon));一是雨水绿色基础设施,美国规划学会定义“它是一种由诸如林荫街道、湿地、公园、林地、自然植被区等开放空间和自然区域组成的相互联系的网络,能够以自然的方式控制城市雨水径流、减少城市洪涝灾害、控制径流污染、保护水环境”。
同时绿色基础设施作为一个多层次的系统。大到国土范围内的生态保护网络,小到街边的雨水花园,都可以成为系统的一部分。在区域和地区层面,GI支持至关重要的生态系统功能,主要组成要素包括国家公园、海岸线、主要河流廊道、长距离步道等;在城市或社区层面,GI形成了一个由城市公园、休闲地、农田、社区花园、街道景观、私家花园、小型水体和溪流、屋顶花园等组成的开放空间网络。
第三,绿色基础设施更强调绿地的网络性与联系性,突破了城乡地域传统意义上的限制。功能单一的绿地在面对城市高速扩张时显得势单力薄,绿色基础设施和其他城市基础设施一样能够引导城市发展。就像没有哪个地区建设水管是一点点分开建设的,而是统一规划连通建设的。
第四,绿色基础设施参与市场条件下的利益博弈。绿色基础设施作为一种发展理念,提供了一种能满足多利益需求的机制,并确定土地保护的优先性和土地的多功能,引导未来增长、未来土地开发及土地保护决策。绿地基础设施作为公共物品,它的开发理应由城市政府主导实施,但是在市场经济下政府也同样是市场的参与者,同一块用地政府选择开发绿地意味着以极高的机会成本换取较少的既得利益。作为一个连接建成环境和自然环境的系统,GI通过地表软化、屋顶绿化、下沉式绿地等生态工程措施,实现对生态占用的补偿,使建设用地兼有生态用地的自然功能。
第五,绿色基础设施相对于灰色基础设施来说,有低投入、低成本维护、可持续运营的优势。如果说灰色基础设施是自上而下的“政府垄断”,那么绿色基础设施的构建则更多需要“自下而上”的公众参与。将自然引入城市,将公众的活动和注意力引入自然,加强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认知、宣贯和环保节能生活方式的倡导,正是绿色基础设施重要的社会意义。
第六,广东在过去5年启动了中国第一场大规模的绿道规划建设实践,绿色基础设施作为绿道网络的延伸和扩展,它包含了广义的绿道内涵,是对绿道网密度的提升,是进一步构建城市生态格局的基础;同时,绿色基础设施是绿道的综合服务功能提升,扩大了网络覆盖面,尤其是公共服务功能的增加,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综合提升;绿道网络则可以成为绿色基础设施的建设基础,绿道网络作为大区域范围内绿色基础设施的骨架,通过对网络系统性和连续性的加强、辐射带动作用的提升,能快速构筑区域生态联动系统和区域自然生命支持系统。
中国正处于快速城市化造成的景观急剧变化的时期,面临着资源匮乏、生物多样性丧失、环境恶化、文化遗产丧失等多种可持续发展问题,更应把绿色基础设施引入我国城乡规划建设、土地生态利用规划进程来控制景观保护和区域发展,在关注城市基础设施转型提升的基础上,重新认识其自然资本的功能定位并系统评估其生态服务价值,实现新时期健康的城镇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