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基础设施与地方品质
李立勋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 教授
在增长主导的工业时代,城市被视为“增长机器”( growth machine),其主要功能是为企业提供低成本与高生产率的地点。交通运输、能源动力、给水排水等物质性条件是支撑城市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进入后工业社会,不仅追求经济活力与区域竞争力,更强调生活环境、生活质量,追求生产、生活、生态的协调统一,建设幸福生活的美好家园成为城市的核心理念,宜居城市(liveable city)、健康城市(healthy city)、绿色城市(green city)、可持续城市(sustainable city)等等成为城市愿景的常用词,城市发展动力和城市角色、城市功能、城市空间组织都发生明显的变化。
美国学者理查·佛罗里达(R.Florida)在其富有开创性的创意人才与创意城市研究中,由生活品质(Quality of life)概念演绎出“地方品质”(Quality of place)的概念,指一个地方区别于其他地方的独特性质和吸引力,认为这是吸引创意人才的关键。佛罗里达认为地方品质包括3个主要构成要素:一是丰富的生活便利设施(amenities),二是独特或多元的生活方式(lifestyle),三是优越的自然环境与建筑环境。这3个方面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是基础设施概念在当今时代的3个重要拓展。
佛罗里达特别强调生活方式(充满生气的街道、咖啡厅文化、艺术、音乐及户外活动,创造出活泼、激情、富有创意的生活)和文化的包容性(不同种族、民族、宗教、性取向的人在此互动,清楚显示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适应与生活的社区)对创意人士的重要性。佛罗里达的研究表明,高技术领域的创意性员工在选择何处为家时,相比工作因素,更为关注一个地区的生活方式因素。
社会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得到更为普遍的关注。丰富多样的生活设施与服务是构成城市品质和城市吸引力的极其重要的基本要素,这一点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同。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认为“大多数城市的未来将取决于这些城市是否能够拥有让消费者舒心满意的场所。随着消费人群的日趋富裕和企业流动性的增强,城市构建对雇员有吸引力的设施,将与它们建设对公司有吸引力的设施同等重要。”格莱泽等学者甚至认为城市发展已经进入“设施与服务驱动(Amenities Drive)的时代”。
在全球城市化和全球气候变化、全球环境恶化相伴而行的大背景下,绿色基础设施逐渐成为全球性的关注热点与行动热点。关于绿色基础设施有许多大同小异的概念表述,其基本含义包含3个要点:城乡区域中各种各样的绿色要素与空间;相互连接形成一定系统;对城乡和人类具有重要的生态功能。
美国保护基金会认为绿色基础设施是国家和地区的“自然生命支持系统”(natural life support system),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实证研究也表明绿色基础设施还具有多元的经济和文化价值。在这样的基础上,个人认为绿色基础设施必将成为国家、地区和城市“地方品质”的重要因素和地方吸引力的重要来源。近年来广东绿道建设的成就及其积极的社会效应,就表明了绿色基础设施对于城市与地区发展、地方品质提升的重要意义。
佛罗里达等人的研究表明,在剧烈的全球竞争背景下,地方品质对于吸引知识工人、创意阶层、新投资者与高端产业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对于追求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城乡以及试图吸引高端要素、高端产业、高端人才的珠三角而言,这无疑是重要的行动参考或指南。着力提升地区品质应当成为未来以珠三角为代表的中国发达地区城市化深化发展的重点,而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绿色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富有特色的生活方式与地方文化的培育则是其相互关联的3个重要方向。
就绿色基础设施方面而言,广东要以绿道网建设的成就和效应为基础,延伸绿道网络、拓展绿道功能,推动绿道网向绿色基础设施升级,全面建设绿色基础设施;进而构建与新型城镇化相适应的生态安全格局,加快符合地方特色的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促进城镇化绿色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