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首   页 我   们 专   题 活   动 人   物 作   品 论   语 图   书 资   材 理事单位
SPECIAL 国内专题 国际专题
1
2016-03.10
编程技术辅助规划设计...
2
2016-03.10
基于多源大数据的北京...
3
2016-03.10
“人机交互技术”支持...
4
2016-03.10
计算机辅助建造技术(...
5
2016-03.10
适用于“海绵城市”的...
  返回
基于罗曼 布什场地设计语言思想的景观设计策略 03.04.2015
基于罗曼?布什场地设计语言思想的景观设计策略
Landscape Design Strategy Based on Norman K. BOOTH’s Thought of Site Design Language
王敏 崔芊浬
WANG Min CUI Qian-li
摘要:景观形态是场地设计的基石,它确定了景观空间并给它以有组织的结构。景观空间是场地设计的主体,有序排布的空间给人特定的场所体验。作为由形态要素与空间组合构成的符号系统,场地设计语言遵循自身的语法规律。在对罗曼?布什所著《融合形态与空间的场地设计语言》一书进行解读的基础上,以景观语言体系建构的逻辑思路剖析罗曼?布什教授所倡导的景观形态与景观空间融合关联的场地设计语言思想,梳理场地基本形态图式语言及其特征和空间意义,探讨场地景观形态图式语言的衍变和组合方式及其相应的空间生成,最后尝试提出基于场地设计语言思想的景观设计一般流程和设计策略。
关键字:场地设计;景观设计;景观形态;景观空间;图式语言;罗曼?布什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传统文化景观空间的图式语言及形成机理(51278346)
Abstract: Form is the cornerstone of site design, which frames landscape space and offers it an organizational structure. Landscape space is the main part of site design, orderly arranged space supplies specific site experience to users. As a symbol system composed of form elements and space combination, site design language follows its own grammar rules. Based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Foundations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tegrating Form and Space Using the Language of Site Design by Norman K. BOOTH, his thought of site design language, which involves landscape form and space together, is analyzed logically to form a landscape language system. The basic landscape form pattern language of the site are combed with their characteristics and spatial attributions firstly. Then the transformation and combination ways of landscape form pattern language and their corresponding space generation strategies are discussed. Finally the landscape design strategies based on the idea of site design language are put forward for the general process of site design.
Key words: Site Planning; Landscape Design; Landscape Form; Landscape Space; Pattern Language; Norman K. Booth
Foundation item: Project supported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Pattern Language and its Formation Mechanism of Traditional Cultural Landscape Space (51278346)
1 场地设计中的景观形态与景观空间
景观设计是一个复杂且任务多样的过程,是塑造和讲述场地的新故事并复活老故事的过程,它寻求创造出一个适应场地及其周边肌理,符合使用者特征并满足其需求,包含文化遗产,拥有可持续性,同时整合功能要求的环境[1]。在这个过程中,场地设计试图营造空间作为人类活动和享受的场所,并以此作为核心任务之一,区别于环境设计或者园艺设计。在众多的营造景观空间的方式和技术中,景观形态作为一种二维或三维的框架,影响一切比例、尺度、方向以及场地设计的整体和单一元素之间的关系,决定景观空间有限的物理属性和无限的景观感知意义并给予它有组织的结构。被充分赋予构想的景观形态是场地设计中所有方面的基础支架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与其空间属性以及基于形态创建的三维空间(体验)共同构成场地设计中景观语言的文字和词汇基础,是思考景观过程和规划设计实践的首要工具,也是风景园林师熟练应用的一种符号系统[2]。
关于景观形态的探索源于美感的话题和艺术的属性,正如诺曼?纽顿(Norman Newton)在《大地上的设计》(Design on the Land)中所写下的,“风景园林学,一个仅仅诞生一个世纪的专业,却是一门和人类生存历史一样悠久的艺术”[3]。回顾西方景观设计传统,无论是遵循柏拉图的形而上学的理想形式(Ideal Forms),在场地设计中强调建立在秩序、对称和比例概念之上的美的数理理论,还是启蒙运动之后经验主义的出现,都无法回避“美”的问题,其中对于景观形态的研究是一部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对立,理想主义与经验主义的对立,理智与情感二者对立的流变史。20世纪以来,随着西方现代美学理论的探索向审美认识主体的转移,景观美学的研究转向以人自身的生理、心理以及原始源流探索为导向的美学框架体系建构;景观形态的美学意义逐渐弱化,转而从地理学角度探索以形态为基础的要素组织方法。美国的地理学家索尔(C. O. Sauer)在其著作《景观的形态》(The Morphology of Landscape, 1925)中首次提出“景观形态学”概念,指出:形态的方法是一个综合的过程,包括归纳和描述形态的结构元素,并在动态发展的过程中恰当的安排新的结构元素[4]。之后,伯克利(Berkeley)学派在继承索尔理论的基础上强调人文要素在景观中的重要地位,突出了景观形态的人文价值。随后,凯文?林奇(Kevin Lynch),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拉波波特(Amos Rapoport)等通过探索人类对特定环境的感知及产生的行为反应,建立了研究人类行为与环境关系的环境行为学理论。与此同时,在20世纪50年代,关于空间形态的研究通过英国的马奇(March)和马丁(Martin)等学者的探索,逐渐扩展到聚落形态范畴,不仅重视分析空间的几何特性,更强调蕴涵于空间中的社会学及人类学意义。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纯粹的形式感问题已经不再成为景观形态研究的核心内容,以形态为媒介理解物质空间结构形成过程的动力因素与机制,分析形态之于空间的影响和意义,将形态视为将逻辑的理性思维与情感的感性思维从概念转化为实际景观形象的媒介,是景观形态研究的发展趋势。
(未完待续)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